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回忆爷爷
来源:山西农民报 作者:万建文2019-02-19 18:11:02
浏览字号:
0

  四十年,在人生的岁月中,许多事会烟消云散,即是一些影响较深的事情,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可是,离我而去已四十年的爷爷,他老人家生前的点点滴滴却每每在我眼前浮现,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我六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年仅28岁。那时候,我们兄妹三人,哥哥年仅八岁,妹妹则刚刚三岁,为了减轻母亲对我们兄妹三人的生活起居照顾,刚满六岁的我随爷爷奶奶生活在了一起。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就如同墙上的闹钟,紧绷发条每天每时不停地运转着。他白天参加队里劳动,晚上不是揭小麻就是剥玉茭,晴天劳作,雨天也不歇。

  有一次吃中午饭的时候,不见爷爷吃饭,我仰头问正在给我舀饭的奶奶:“爷爷咋不吃饭来?”“肯定是又在瓦窑上拾煤哩。”奶奶语气中带着心疼和无奈。果不其然,一会儿爷爷灰头黑脸地挑着两箩头煤渣回来了。我们家烧煤一年基本上就是靠爷爷拾的煤渣和柴禾过来的,尽管当时煤拉到家一斤才8厘钱,大队的大套车拉上一套车也就是16块钱,可是爷爷为省这16块钱,每天晌午顶着日头拣煤渣。

  等我大点的时候,家里有什么活计,爷爷就会叫我去帮忙,比如说去麦场抖麦秸。记得有一年夏天,生产队没有什么活干,吃罢早饭后,爷爷就拿上簸箕领着我去东郭良种场抖麦秸去了。我们抖了一天麦秸,中午饭都没有吃,日落回家的时候,每个人肩上都背了四五十斤小麦,刺眼的麦芒和满身的灰尘没有遮盖住一张张满载而归的喜气笑容。

  还有一次,我大概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一个初冬的寒夜,我在睡梦中被爷爷叫醒,爷爷让我给他拽上小车去南漳卖草,因为怕耽误白天干活,所以要搭黑把草卖了。就这样我还在迷迷糊糊中就和爷爷头顶夜空的寒星和皎洁的月亮上路了。说是拽车,其实就是引路,爷爷推着的独轮小车,车上满满装着一车谷草,他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叫我拽车就是在前边给他引路。就这样我们爷孙俩一个用绳子在前拽着,一个在后边使劲推着,颠簸了两个小时后,凌晨四点多终于到了南漳村西的大队院。

  天刚亮,分管畜牧的大队副主任来了,他给我们过了秤算了账,爷爷满心喜欢地踏上了回家路,因为那一小车草卖了十几块钱呢!印象中一斤草是一毛钱,一共是180斤草。180斤,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是爷爷在寒冷的田地里一根根拾起来的啊!一根草,一弯腰,一分钱,一滴汗啊。

  上世纪70年代末,有那么一阵子,村村都去南面煤窑拉煤泥,说是能顶肥料上地用,因此我们村各队都组织青壮年劳力去煤窑上拉煤泥。为什么要抽青壮年劳力呢?因为这是个苦重活,路程大概一趟四五十里远,凌晨三点出发,下午三点回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参加进这推煤的队伍中去的,反正是只记得他是这支小车队伍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人,且不说年龄大,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是推着一辆木头轮子的小车上路的,因为那个时候,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人再推这种原始的车子了,那时候各小队里都有一驾大套车和几辆小平车,以前的四方架子铁轮车也已经淘汰了,再有就是社员自家的轮胎小车子了。就是这样,爷爷硬是随着这支推煤泥的小车队伍,每天来回颠簸七八十里崎岖不平的土路,奔波了半个月之久。

  爷爷没有文化,大字不识几个,但爷爷很会访古(就是讲故事)。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每天吃罢晚饭后我和哥哥都要依偎在爷爷身旁听爷爷 “访三国说曹操”。爷爷讲的故事实际上就是“戏文”,过去老人们看戏,那是在用心看,是会看在骨子里的,会把整个剧情背得滚瓜烂熟。忘不了在那寒冬季节的晚上,吃罢饭以后,在爷爷住的小东屋里,灶火边的火苗蹿得老高,虽然外边很冷,但是家里却是暖烘烘的,我和哥哥、爷爷三人都坐在灶火边,爷爷靠墙坐在凳子上,我和哥哥靠在灶火边的引墙上听爷爷访古,“穆桂英挂帅”“若梁灏八十二岁中状元”“朱买臣卖柴”……爷爷用心在讲,我和哥哥在用心听,殷殷之语,如汩汩清泉流入我俩幼小的心田。可见爷爷对我们两个早失父教的苦命孙子,是如此用心之良苦,期盼之深切啊!

  岁月的沧桑,生活的艰辛,爷爷六十来岁的时候,心身就有了明显的衰老,特别是 “心病”日趋严重。有一天晚上从王郭村看戏回来的路上,他和相跟瞧戏的保锁爷爷说:“这戏里演的和我家的情况一样样的,可不知我这俩孙子还能不能成了个人。”从那以后,这个心病就笼罩住了他的大脑,不管坐在饭市上吃饭,还是在路上和人搭讪,他总会重复着这两句话:“看别人家孩们都成人家了,俺文的(哥哥的小名)和建文还不知啥时候能娶上媳妇!”每说这句话的时候,心疼的泪水就会从爷爷昏花的老眼里流下。

  是啊!可怜的爷爷早失儿子,晚年又怕看不到孙子成人,这是他的心病,这是沉重的生活给他带来的心病。最终,爷爷也没有看到我和哥哥成家而遗憾地离开了人世。

  想想爷爷他老人家一生操劳、一生辛苦、一生负重地承载着这个家庭的辛酸苦辣,痛失儿子后又念念不忘孙子成人的这种人间天然血脉之情,我就无法控制感情的闸门。含泪写下以上文字,意在对爷爷他老人家勤劳持家、一生沧桑的深深怀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网站地图 ag国际馆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太阳城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平台网登入 申博怎么充值 申博龙虎登入 申博太阳城菲律宾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会员登入 盛618网址 申博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代理 申博 澳门金沙娱乐场
太阳城代理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